[民间故事] 对槽驴"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对槽驴

[民间故事] 对槽驴

时间:2021-05-06 来源:admin 点击:次

  清末民初的時候,有个叫崔二的人,从头到脚流坏水,在四九城里不招人待见,只好来到齐化门,琢磨着该干点啥,弄俩钱花花。
  
  到了城门外,崔二正瞎晃悠,一个敦实汉子走过来问:“先生,您去哪儿,雇驴吗?”原来是驴窝子的人。崔二问:“能去张家湾吗?”汉子忙应承说能,带他到了拴驴的地儿。
  
  驴窝子,也叫驴口儿,专门经营赶脚的毛驴。那时候,城里人出城探亲访友,驴是主要的脚力。驴窝子大致有两种:一种是赶脚的帮雇主牵着毛驴去目的地,适合近道;另一种就是对槽驴,一般去较远的地儿,双方讲好价钱,雇主自个儿骑着去,到达后有对应的驴窝子收驴。驴钱现付,也可到付。
  
  崔二听完,眼前顿时一亮,立马挑了头大骟驴,五十个大子儿的驴钱,到张家湾再付。上了奔通州的官道后,他就乐坏了。驴窝子的人脑袋真让驴给踢了,这么棒的一头骟驴,到了半道上,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它卖了,怎么着也够几天的花销了。
  
  过了八里桥,崔二见官道上行人稀少,就想把骟驴赶下官道去卖。谁知,任他怎么吆喝,骟驴就是不下官道。他只得跳下驴背,死拉硬拽,奇怪的是,骟驴却四个蹄子蹬住,再也不肯挪动半步。
  
  崔二三角眼一转,在路边扯了几把绿草,想引骟驴边吃边下官道。不料,这骟驴比他还精,草照吃,却还是不下官道。崔二又想了一招儿,牵着驴走了一段路后,脱下绸褂蒙住驴眼,这下,骟驴总算离开了官道。
  
  就近找到一个村庄,崔二进去逢人就问,有人买驴吗?几个村人围着骟驴转了一圈后,都说驴不赖,却没人问价。崔二很纳闷儿,问其中一人:“这么好的骟驴,你们为啥不买啊?”这人却“呵呵”一笑,啥也没说。
  
  崔二没辙,只好拉着骟驴寻了家卖驴肉火烧的馆子,问掌柜的收不收驴。掌柜的看完驴后却摇了摇头:“这驴咱不能收。”崔二急眼了:“为啥?”掌柜的却没言语。
  
  崔二又气又恼,嚷道:“你不想买,爷还不想卖呢!”他打听到几里外有个大集,拉着骟驴又上了官道,走了几里地后,打西边来了个骑着母驴的庄稼汉。骟驴和母驴照面儿后,忽然相互“啊昂啊昂”地叫了起来,并且立马凑到了一起,不走了。
  
  崔二只得下来把骟驴拉开,等他再骑上后,骟驴却立马掉头跟着母驴走了起来。崔二气得拿缰绳抽打它,却被庄稼汉拦住了:“我说,你跟畜生置啥气啊!你要去哪里?”
  
  崔二叹了口气:“去大集,想把驴卖了。”
  
  庄稼汉一听,“哦”了一声:“嘿,巧了。正好我有个亲戚,托我帮他寻摸头骟驴。你这驴不错,打算卖多少钱啊?”
  
  崔二报了价后,庄稼汉点了点头:“劳驾你跟我去趟亲戚家,让他瞧一瞧,价钱你们再商议。”崔二立马答应了。
  
  于是,庄稼汉带头,崔二紧随其后,去他亲戚那儿。奇了怪了,这回,骟驴居然乖乖地下了官道,跟着母驴奔南而去。
  
  走了约莫半炷香的工夫,俩人来到一个村庄,停在了一户院门前。庄稼汉下来后,让崔二在外面等会儿,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从院门内忽然闪出几个汉子,二话不说,一把摁住崔二,把他捆了起来。崔二急眼了:“你们要干吗啊!”汉子们没搭理崔二,推搡着他,来到院里北屋,厉声喝道:“跪下!”
  
  上首的八仙桌边坐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跷着二郎腿,抽着大烟锅,问:“你叫啥名字?家住哪里?”
  
  崔二反问:“你们是啥人,为啥平白无故要抓爷啊?”中年人冷笑一声:“我是啥人?告诉你,爷是通州县衙六九甲的李甲长,这一片儿是爷的地盘。爷问你,门外那头骟驴从哪儿偷的啊?”
  
  崔二心里一惊,但还是装模作样地说:“哦,你说我那头骟驴啊……家养的,想去大集卖了。”
  
  刚刚的庄稼汉也在一旁,他嚷道:“你胡说!那头骟驴是我们设在齐化门外的驴窝子的!”
  
  崔二“嘿嘿”一笑:“笑话!你倒是讲给我听听,我的骟驴哪儿写着是你们驴窝子的啊?”庄稼汉走出屋门,指着骟驴说:“那我问你,这骟驴是几岁口的?”
  
  崔二却反过来问他:“你不是说骟驴是你们驴窝子的吗,你的驴是几岁的啊?”
  
  庄稼汉是个实在人,回答说:“三岁。”崔二照葫芦画瓢儿:“我的骟驴也是三岁口。不信,你们瞧去!”李甲长让几个汉子牵住骟驴,一瞧驴的下门齿,果然是三岁口。
  
  庄稼汉这时才明白,自个儿着了崔二的道,他走进屋内,小声对李甲长嘀咕了几句。李甲长扭头问崔二:“你的驴笼头是打哪儿买的,怎么和这头母驴的一模一样啊?”
  
  崔二张口就说:“八里桥驴市上买的。”不料,庄稼汉却说:“我是请皮匠专门给对槽驴配的,官道两边村子里的人都认得。”
  
  李甲长“嗯”了一声,来到院中,围着两头驴转了一圈儿后,忽然问崔二,那骟驴笼头左边拴的绿布条是干啥的。崔二眨巴了几下眼睛:“不干啥,可能是家里孩子瞎拴着玩儿的。”
  
  庄稼汉却接过话茬,大声说:“李甲长,绿布条是齐化门驴窝子的人拴的,是雇主没付五十个大子儿驴钱的凭证。不信,您问他,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崔二一愣,但他心想,只要自个儿不松口,谁也拿他没辙,便狡辩说:“反正骟驴是我家养的。不信,你们去八里桥访一访!”
  
  李甲长听后,“呵呵”一笑,叫人解开了两头驴的缰绳,拉着母驴出了院门。这当儿,奇怪的事发生了,院里的骟驴见状,居然立马跟了过去!
  
  李甲长问崔二:“你养的骟驴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跟那母驴走了啊?”崔二不慌不忙,“嘿嘿”一笑:“我估摸着,那母驴在发情吧。”
  
  庄稼汉却开口说:“李甲长,这骟驴是我那头母驴下的。为了驯它当对槽驴,我让母驴打小就带着骟驴来回走官道,时间久了,它只认这一条路,就是打死它也绝不下官道。要不然,我们驴窝子的对槽驴早就让人偷光啦!”
  
  崔二傻眼了,合着是这样啊!
  
  李甲长一声呵斥:“来啊,把这个偷驴贼关进柴房,明儿一早送到通州县衙去。见了县太爷,看他还嘴硬不!”
  
  崔二知道瞒不住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别介啊,李甲长。我也是一时犯迷糊,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就饶我这一回吧,我……我认罚!”
  
  李甲长说:“好啊,既然你甘愿认罚,那就罚你五块大洋。掏钱吧。”
  
  崔二翻遍了全身上下,却只摸出了几个大子儿,只好眼巴巴地瞅着李甲长:“我身上就这几个大子儿了……”
  
  李甲长忽然脸色一沉:“好啊,胆敢玩儿爷!来人,赏他五十个大嘴巴子!”话音刚落,俩汉子就朝崔二奔过来,“噼里啪啦”抽起了大耳刮子,疼得崔二哭爹喊娘。
  
  抽完后,俩汉子三下五除二,剥下了崔二身上的绸衣绸裤,踹了他一脚:“这衣裳顶驴窝子的驴钱。滚!”崔二捂着红肿的脸,光着身子,灰溜溜地逃走了。
  
  院门外,那头骟驴忽然扯着嗓子“啊昂啊昂”地叫起来,像是在嘲笑崔二似的……

网站地图 尊龙代理 尊龙游戏 凯时娱乐备用网址
88msc申博开户 138申博开户官网 宝马娱乐平台 申博sunbet彩赢网
金钱豹彩票黑龙江11选5 999彩票代理最占成 m5彩票平台安全吗 彩18登入
彩99手机客户端 新宝娱乐 新宝游戏 凯时娱乐注册
申博138娱乐正网 易博彩票网站 尊龙注册 凯时娱乐导航
XSB318.COM 758sunbet.com 116DC.COM aj138.com XSB183.COM
101ib.com 898XTD.COM 838XTD.COM 135PT.COM 500xsb.com
XSB885.COM 6666ib.com 166TGP.COM 977XTD.COM 657SUN.COM
595PT.COM XSB418.COM 701SUN.COM 526SUN.COM 987XT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