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已过80岁" />
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父亲已过80岁

父亲已过80岁

时间:2021-04-20 来源:admin 点击:次

  我对父亲的感情是复杂的。10年前,我的母亲亡故,我将大部分责任归咎于父亲,因此产生了一种恨。那时候,父亲沉迷于一种什么功法,固执地认为,人有病了不能吃药,唯有用功法治病。他不单自己不吃药,也不让母亲吃药。可怜的母亲,一辈子总是习惯依赖父亲,没有自己的主见,对待自己的生命也是一样。
  
  那次母亲得了中风,必须立即送医院治疗,片刻也不能耽误,这是基本常识。父亲居然想阻拦,说他有办法治疗,但他那一套根本说服不了我们。母亲还是住进了医院,治疗一个阶段后效果还不错。出院前,医生再三嘱咐:康复治疗需要很长的时间,药一定不能停。
  
  问题就来了。母亲从医院回到家里,脱离了我们的视线,是否能够按照医嘱保证服药,完全是父亲说了算。因为父亲的行为失常,我们有些担忧,一度想让母亲与父亲分开生活,但又觉得不妥,毕竟老两口的感情还是不错的。我很懊恼当时的犹豫不决。
  
  母亲是初次犯病,病情并不太重,但在父亲当时那种观念的影响下,拒绝后期药物治疗,蛊惑于练某种功法。后来母亲的病又犯了几次,病情一次比一次重。但父亲坚持他的方法,死不悔改。
  
  母亲走的时候年龄并不算大,医疗技术也足够发达,她的阳寿本不该尽,是人为的折腾,让她未能享受儿孙的天伦之乐,早早离开了人世。
  
  这么多年了,每每想起,恨就止不住从我心中生起。但恨又没有出路,我又去恨谁?我恨的人恰恰是我最亲的人!
  
  还有一笔账,也要记到父亲头上。我的大姐也是受了父亲的影响,血压高了,不吃药,不治疗,结果才50多岁就追随母亲而去了。我反复琢磨大姐的病情发展过程,实在是想不通,这种病并不是绝症,只要她积极地去面对,正确地去治疗,何以致命?
  
  还有哥哥,其人生中有近10年的宝贵时光,被他的诸多荒唐行为给糟蹋了,这账似乎父亲也逃不了干系。因为哥哥的种种怪异行为,或多或少来源于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
  
  寻到根上,只能恨父亲,终究得恨父亲。
  
  我心里一直记恨着父亲,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始终盘踞在我的内心。父亲的脊背弯了,牙齿没了,听力也明显下降,他已自顾不暇,一些事不求人就办不成!他心里隐隐作痛,毕竟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兄妹六个的成人,父亲的脊背为此而背负着多少的艰辛!我那年去省城读书,父亲陪着我,去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城市,送我到学校。我看着烈日下他转身返回的背影,眼里满噙着泪水,想到了朱自清的《背影》。作为一个儿子,又如何能去恨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父亲呢?每每想起往事,心里犹如潮水汹涌,不知道该如何倾诉。
  
  这个家族的今天,种种的不如意,种种的背离偏执,我该如何去面对?一定要记着恨吗?一定要为“恨”找个落脚点吗?记得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说过:“当我走出囚室迈向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仍在狱中。”他是说人应该学会选择,懂得放下。
  
  日子照样要一天天过下去。“五一”假期有4天時间,我决定抽一点儿时间,回去陪陪父亲。父亲老了,子女如果不去接他,他就只能囿于他所在的小院周边,走不出多远。
  
  根据我的假期安排,只有一个上午的时间能陪父亲走一走。我提前一天联系好,清晨早早去接父亲。父亲还没吃饭,我便拉着父亲去外边早餐摊上吃。摊了一个鸡蛋饼,要了一杯豆浆,在车上吃。父亲边吃边说,就这么简单的事(指买早餐),如果我不帮着买,他似乎就吃不到嘴。又说到他的工资卡,他自己到银行取不成了,只有靠和他一起住的哥哥嫂嫂管理,他们如果不及时给他零花钱,他就花不了。
  
  济渎花园就在古济水流域的北环城路边上,仍在建设中。为了满足“五一”期间市民游园的需求,开园几天,假期一结束仍要封园施工。我们来得早,花园门口车并不太多,我让父亲先下车,我再找地方停车。停好车,拿了折叠凳子,掂了一盒奶及几块饼干赶过来,见父亲坐在一个小吃摊的凳子上等我。摊主客气地说:“人上年纪了嘛,不吃也让坐,谁能不老呢!”我赶紧谢过人家。
  
  游园时,父亲走得很慢。天已经开始热起来了,父亲力不从心,走不动了,便选择一处阴凉地坐下来,等着我进去转一圈儿,出来后再一起离开。
  
  我到花园里边转了转,没多逗留,到门口给父亲照了几张照片,扶父亲过马路,开车上路直奔文化城。
  
  父亲仍在记挂我书院筹建的情况,说有时间了拉他去看看。又说到他的工资,他还是想存一些钱,将来哪个子女有急用了,他也可以出把力。我向父亲建议,留着还不如糊涂着花,早花比晚花强,那点儿钱也派不上大用场,反而容易引起矛盾。
  
  父亲又说他如果能活到90岁,我们要好好给他过个生日。他也想聚会时,给儿孙辈们都发个压岁钱。我说这好办,到时我给他换一沓崭新的100元面额的钞票,并开玩笑说:“是不是要每个晚辈磕了头才发钱?”父亲说:“不磕头,不磕头,让大家磕头干啥。”
  
  到文化城是看杨杰的书展和张伟的画展。父亲年轻时喜欢书法与绘画,“五一”期间正好有展览,就想着让父亲来看看。父亲吃力地走上文化城的台阶,步入展厅,撑开了折叠凳,坐下来,一边歇息,一边看。在展厅走走看看,父亲已经欣赏不了了,因为他似乎不能集中精力去细究一幅书法作品的内容,或者去看一幅画的技法或特色。看书画,对于年过八旬的父亲来说,似乎已经不是一种享受。
  
  这一趟陪父亲出行,改变了我的一些想法。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也会老,凡事要趁早,人生走到老年,诸事休矣。一个人如果不能彻底地进行换位思考,就不可能进行自我反省与反思。我这个人呀,老实的同时,有时何尝不刻薄,有时何尝不偏执,有时何尝不糊涂呀!
  
  人终归要自己学着去忏悔。

网站地图 凯时手机版 尊龙开户 凯时娱乐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赌场登入 申博娱乐sunbet 申博138真人荷官
金博棋牌官方最新版本 福彩快3投注平台河北快三 金钱豹彩票斯洛伐克28 9188彩票网可靠吗登入
凯时电子 新宝开户 新宝官网 新宝馆网址
凯时娱乐场 易博彩票注册 凯时app 彩99手机下载
XSB163.COM DC938.COM 381psb.com 658PT.COM 700xsb.com
117PT.COM XSB818.COM ib54.com 55sbsg.com 15jbs.com
S618Y.COM 8RQS.COM XSB385.COM 8QHDS.COM 8NDS.COM
8YQS.COM 219SUN.COM 688PT.COM 9TGP.COM 1113886.COM